關於部落格
  • 14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書店賣身 ●隱匿

寫下這個日期之後,不禁頗受驚嚇,沒想到一晃神,居然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們每天跑這跑那,連絡這連絡那,幾乎每天一早起來就進入戰鬥狀態,就算偶爾坐下來略事休息,腦子裡也是不斷地盤算著:接下來要做什麼?還有什麼沒有買?還有什麼重要的細節漏掉了?然而,每天的進度仍然很有限,有時突然發現,原來忙了半天,竟然只是把一大堆杯盤放定位而已!心裡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怨恨不已,不過很快又要去弄別的,於是也就忘了。 11月初有幾天的時間繼續忙著採購,直到有一天,我們驚訝地看著清單上的品項幾乎都劃掉了,也就是說主要的東西都採買完成,這時店員一號也終於願意坐下來,正經地聯絡出版社和經銷商了。書商們陸續來店裡看過,有些人非常熱情,對於書店前景十分看好,還提出了很多建議;有些人則是很明顯地急著想走,猜想是一上二樓看見這家店的規模這麼小,就不感興趣了吧?不過即使是後者,也會讚美書店的整體設計與露台上的美景。此外也向朋友們收購了一些二手書。在這段時間裡,認識店員一號五年多的我,首次看見他毛躁焦慮的樣子。除了開車與人擦撞之外,常常忘東忘西的,脾氣也變壞了,我驚訝地觀察著這個轉變,一邊同情以前都是他在忍耐我的焦慮與壞脾氣,一邊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靜(雖然後來好像也沒做到)。總之這家店就只有我們兩人,若沒有至少一人保持平衡,那麼世界就會傾斜、歪倒了。 這段時間當然也有幾個故事可說的,首先是收銀機。某天我發現書店附近的巷子裡有一家書局,我想進去看看,一走過去才知道已經結束營業,裡面正在出清存貨。我們四下看了看,發現只有收銀機合用,而當老闆發現我們居然也是要開書店之後,立刻精神大振,從原本打瞌睡的桌上爬起來,開始滔滔不絕地告訴我們他開店十年來的故事,其中包含好心的牧師是如何願意買下書架的,還有另一家書局是如何想要這台收銀機但是如何如何的,接著又談起冷氣和紙櫃的故事,對面鄰居以及房東的事情也交代了,眼看著又要開始描述他生病的母親的故事,於是我們趕快買下他的收銀機,他很高興地送我們出來,還說以後會到書店來看我們。真是一位熱情的書店老闆啊! 另外花店的老闆娘也很有趣,我們去定了幾個盆栽,全都是我自己喜愛的白色有香味的花,譬如雞蛋花、玉蘭花、桂花、夜來香等等,在過程中其實我有一點覺得老闆娘太會做生意了,因為她不斷地推銷這個那個,譬如好幾萬的九重葛只賣我一萬二,即使我坦白告訴她我根本不喜歡九重葛,她還是熱情地推薦個不停,連店員一號的手帕掉到盆栽裡去她都眼睛一亮地笑說:「是不是鈔票!」實在有點頭大,但是,等到她把盆栽送來的時候,我的觀感卻改變了,因為她看見已經擺在書架上的書,以及我攤了一桌子的壁畫草圖之後,發自內心地大大讚賞了一番,還問我是否有開美術課授徒?接著很熱情地買下了兩本書,或許因為我們報價很便宜,她還多給了十塊錢,隔天又打電話來催促我們幫她訂書。也就是說本店做的第一筆生意,是在11月15日這一天。 另外咖啡豆的來源也終於決定了,是我們的咖啡機貿易商推薦的一家咖啡館(其實之前也有網友推薦):爐鍋咖啡。非常有意思的店,開在很冷僻的巷子裡,店裡還不時播放電影,店員一號也去看了一場:變態五星級,後來還寫了影評。聽說放電影時他們的店貓對著牆上晃動的影像伸出了爪子,我很遺憾沒有看到這有趣的畫面。老闆很熱心地傳授了一些開店秘訣給我們,真的很感人。 另外我們的會計師法蘭克先生也來店裡看了,對於門口遮住觀音山的那棵黃槿樹,很多人都建議我們要設法砍掉,但是法蘭克說出來的辦法實在太好笑了,我必須記下來:他突然放低音量小聲地說:「你們可以趁颱風天的時候......」他說到這裡做了一個神祕的手勢...... 而既然提到這棵黃槿樹,我想好好澄清一下,一直以來我都稱之為一棵,但是其實呢,是兩棵樹並列,樹幹一大一小,兩棵樹的樹葉蔓生成一大片,鐘型的黃花也是很自然地開了滿樹,完全無法區分這一大片樹葉和花朵是分屬於哪一棵。(呃,看過店員一號和二號的朋友們應該很容易做出聯想吧?)雖然辛波絲卡寫過在婚姻裡必有一方消失了自我的詩,不過呢,每天當我看著這兩棵樹並排生長的模樣,我想我對婚姻還是樂觀的,而我對於我們是被召喚前來開書店的事情,似乎也更深信不疑了(?) 接著要寫的是我為了書店賣身的事。11月10日晚上我應鴻鴻之邀,參加了台北詩歌節的一場座談。坦白說我會去的原因是他答應要讓我談書店的事,不然個性內向的我怎麼可能敢去呢?幸好這次座談會很輕鬆,我幾乎忘記緊張這回事,這應該歸功於鴻鴻的主持與評詩功力吧,還有座談的另外兩位詩人:葉覓覓與本本,她們實在太猛了,令我笑個沒完。 11月16日,書店的招牌掛起來了,我們站在樓下的黃槿樹下往上看,就像葛林將夢中的故事寫成小說之後,他的比喻是這樣的:「就這樣,從自我的世界踏入了普通世界。」我也是這樣的感覺,而且,還多了更多的驚訝,我的驚訝內容仍然是這樣的:這、這、這、這、這一切......居然,是真的!!!11月17日,名片印出來了,印章也刻出來了,雖然看起來都很可愛,不過當我看著它們,想起當初設計時遇到的種種困難(沒有字體或是不會用向量軟體之類的),不禁流下了縱橫的老淚((嗚嗚嗚))。 壁畫已經完成了樓梯間和咖啡區的部份。我在畫樓梯間的時候,樓下的老闆大為驚訝,他趴在關起來的鐵門玻璃窗上看,還叫人一起來看,真是頗為尷尬;而我在畫櫃檯區壁畫時更是快要抓狂,因為壓克力顏料乾得很快,而書商們紛至沓來絡繹不絕地出現著,我滿手顏料還要倒飲料、影印資料、接電話......等等等等,一邊印表機怪怪的,一邊又要擔心顏料乾掉,無法在有水的時候均勻地推顏色,真是汗涔涔而淚潸潸,瀕臨崩潰......唉,幸好壁畫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我這部份就沒有太繁重的工作了,到時候我就可以好好地坐下來寫書店記事,以及我沒時間紀錄的許許多多想法,再接下來,就開幕了。我現在真的希望朋友們不要一次來太多(但是也不要少到書店倒掉),因為我最近真的累壞了,突然知道為什麼米開朗基羅會得到脖子肩膀的病(我忘了病名),總之就是因為他一直仰頭在畫教堂天花板的關係。話說回來,在這麼累的時候,我一直想起我的偶像:阿寶。我說的是梨山的阿寶,她從買竹子、開車載竹子回來開始,自己獨力蓋了一間竹屋,有學建築的朋友想幫她,但是她拒絕了,理由是:這麼好玩的事怎麼可以讓給別人玩?!對於書店進行中的一切瑣事,我也抱持著這種想法,雖然累得半死,但是真的太好玩了!而且,這一生說不定再也沒有另一次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