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色的書店 ●隱匿

這幾天的進度其實沒有太大的躍進。商標、名片和主要的壁畫已經完成,壁畫如圖,我想到時候畫在牆上應該還會修整,這張畫因為我想搞得甜美一點,所以跟我以往的畫風不太一樣,也因為如此草圖改了很多次,如今已經無力再塗改了,於是草草上色完畢。商標等到即將開幕再公開,跟書店的廣告連結一起吧。 裝潢仍舊持續進行,工人們連假日都去,有一次我們在假日的晚上九點多到店裡,工頭居然還一個人待在那裡貼木皮,他看起來快要累壞了,我們任性地請他幫我們找所有的工人,都是他一個人統籌連絡的,真是非常辛苦!書架已經完成,櫃台完成了一半,整個書店的粉刷也已經完成了。工人們對於我挑選的藍色頗有意見,連工頭都小心地問我:「這顏色不會太深嗎?」我為了怕油漆工在我離開時偷偷給我改色,不惜說出重話:「我覺得淺色的藍塗在牆上很悚!」油漆工聞言似乎有點反彈,於是大大闡述了一番自己的理論,譬如說有些淺藍色在燈光照耀之下是悚擱有力之類的,其實我聽不太懂,總之我堅持己見。我會說出不太好聽的話其實是因為有許多前車之鑑,譬如以前在做設計時曾經跟雕模師溝通請他一定要這麼做,當時覺得他似乎不以為然,果然當我離開之後他還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了,令我十分痛惜!又有一例,多年前也曾粉刷房間的牆壁,那時油漆工也大力反對我選的深藍,我一時猶豫退讓的結果,搞得當時那個房間的顏色令我難受了一年,幸好後來房子賣掉了(那是爸媽的房子)。當時的油漆工在勉強將我房間塗成淺藍色之後還撂下一句話:「你以後不要跟別人說這是我塗的!」 咖啡區的部份,已經選定要做的飲料了。花茶我想用玫瑰和薰衣草兩種,兩者各加兩種配料,另外再加蜂蜜。這兩種茶比較偏向女性飲用,因為我個人常常到咖啡館時找不到沒有咖啡因的飲料而苦惱的緣故,而且這兩種花茶一個是美顏止痛,一個是鎮定安眠的(這些資訊都是從貓頭鷹提供的書上學來的)。不過我以前有一陣子也在家泡花茶,薰衣草加一滴檸檬會變粉紅色這種夢幻的少女情懷我也搞過,總之這些茶我自己在店裡也可以喝(偷笑)。另外還要做柚子金桔茶,這個也是在家裡常喝的。我們不想挑那種必須煮過的茶,因為沒有瓦斯,又麻煩。此外就是咖啡了。義式咖啡(Espresso、冰熱拿鐵、漂浮冰拿鐵)這部份比較沒問題了,畢竟是自己每天喝的東西,但是美式咖啡部分仍然很疑惑,因為自己不喝,所以不知道要怎麼搞,用義式咖啡機煮出來的美式咖啡實在很難喝,所以說雖然有阿餅和啪拉夫在MSN上的熱情指導,我們仍然想放棄這一塊算了。因為光是以上列出來的六種飲料,必須購買的零碎杯盤與配件就已經羅列了半張A4紙!我嚇死了。而且所有的東西仍不知要到哪裡買?花茶只知迪化街有,咖啡豆大概可以用阿餅推薦的,我們去買了一些來試喝過了,但我們的用量不多,也不知道人家會不會送來?三天兩頭要到處買這些也夠累了。 另外,因為木料或者玻璃這些送貨員常常找不到路開車進來的事情,使我很擔心將來進書的問題。搭乘捷運來直接走河岸步道當然是很容易找到,但是開車尤其是送貨可就麻煩了,這條路還有禁止車輛進出的時間,每次想到這個我就感到憂慮,更憂慮的事情則是........嗯,好吧好吧,讓我還是繼續相信店員一號好了,讓我還是繼續籌備我的部份就好了,等一下要再跑工地一趟,回來後繼續畫樓梯間的壁畫與標誌,還要找招牌與帆布廣告商,還有印刷廠......等等,嗯嗯,就讓我繼續工作,不要想太多就好了。此時突然想起李維史陀的話,我沒去翻書憑印象寫下,當然我應該是斷章取義,他的意思是,存在主義式的思考,太容易產生一種女店員式的焦慮(這裡女性店員被拿來當作淺薄空想的代表,在契訶夫第六號病室裡則是養尊處優的醫生),所以結論是:「你必須先去做,之後再去找出其中的意義。」另一句話則是:「移動本身在本質上能夠創造出比平靜更為完美的平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