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困頓 ●隱匿

9月10日到15日因為去了香港一趟,以致可見的進度接近零。 回台之後立刻打電話問我們喜歡的那家店面的房東,可惜她仍然不願將一、二樓分開出租,只好留下電話請她有消息一定要聯絡我們。我還跟她說其實你如果不連絡我們我們還是會找你的,頗為恐怖主義(?)。另外也去看了附近另一家二樓的店面出租,雖然看起來蠻溫馨可愛的,地點也還好,但是實在太小了,完全不可能放了書之後還有空間可以坐著喝咖啡,我想我們已經放棄了有景觀的書店這個夢想,如果又放棄書店裡有咖啡可以喝的夢想,那簡直太可悲了! 這次港澳之旅我們頗辛苦地(因為一直迷路走得腳快斷去,還有人忘記帶地址)找到了幾家書店觀摩學習,主要是香港的阿麥書房本館和別館,澳門的邊度有書,次要的也看了一些比如頗時髦的人民公社、尚書房等等,看過之後,對於書店的格局、調性或者細節的安排佈置,都有了更具體的想法。但是找不到店面實在無計可施。 我們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喜歡的那個二樓店面已經租出去了!房東說承租者是要賣手機的。(ㄘㄟˊ,聽起來就很好賺!)於是我們只好打電話問另一家號稱十二坪而我們嫌太小的店面,順便問他附近是否有其他的? 他承諾要幫我們找找看,他當然會去找囉,他本來就是仲介公司。所以說仲介出馬,是否就可以等到佳音呢? 但願如此。其實我們已經開始在考慮十二坪的那家二樓店面,如果真找不到難道就只好「遷就」嗎? 我個人是認為十坪大又堆滿了書的空間,喝咖啡的時候一定是極沒有隱私感的,而且我可能連一個像樣的煮咖啡的空間都沒有,想起來就覺得慘絕人寰。 以下是我們的港澳「考察」書店小記: 這次旅行我們肩負一個秘密任務,要去幾家個性書店瞧一瞧。 刻意尋找的書店之一是:阿麥書房。首先是銅鑼灣的本店,通過貼有棋靈王海報的樓梯間上到二樓,一扇小小的白色木門,中間開了一個潛水艇式的圓形窗口,推門進去,除了某一面牆上塗了橘色粉刷之外,沒什麼特別的裝潢,原本似乎可以喝咖啡、舉辦講座的位置堆放了雜物,用屏風遮住了。所以說這裡除了書以外,就是書。我買了一本尋覓已久的海子詩集,室友買了湯禎兆AV現場。結帳的時候對於可能是老闆的先生倒是印象深刻,除了服務態度很好之外,整個書店和他本人,都露出一種強烈的頹廢(幾乎要到達喪志)之感,雖然店內音樂頗為舒適慵懶,書店氣氛也溫暖怡人,可是,很奇怪的你就是可以從老闆略顯苦澀的笑容裡感覺到:經營書店大不易。原本這個想法我以為可能只是我的過度詮釋,但是走出書店之後室友說的一句話卻多少證實了我的印象,他感慨道:「唉,真是慘淡經營啊......」 後來又去了阿麥書房位於灣仔香港藝術中心裡的別館,這家書店卻是意外的整潔明亮,事實上除了規模極小巧之外,它讓我有走進一家小誠品的感覺,我們花了比找路少很多的時間在店裡看了一下,沒有買書就走了。 無意中發現的書店則是位於銅鑼灣時代廣場的人民公社,也在二樓,它的周邊商品不少,但是書不多,深紅色和黑色基調的咖啡餐點區看起來頗為前衛時髦,我們沒有買書就走了。旺角的梅馨書舍我們也上七樓去看了一下,可惜沒開門。 氣氛最好的書店則是澳門的邊度有書。雖然早列於計劃尋訪的對象之中,然而室友卻忘了帶地址,導致我們找得半死。我們繞了好大圈,問了許多應該知道的人(其中包含旅遊中心詢問台和流動圖書館車上的人),兩腿肌肉又瀕臨壞死,好不容易發現旅遊中心可以上網,但是輪到我們上的時候電腦卻壞掉了,搞了半天終於查到地址,而當我們發現書店就近在咫尺不知經過了多少次的時候,兩人流下了悲慟與屈辱的眼淚!!(奇怪的是回台之後發現網友介紹這家書店時竟然說她是在散步中無意間發現的,真令人想跪下來哭唱金包銀: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我的性命不值錢......)呃,總之,邊度有書的地點非常好,是在一棟迷人的粉紅色葡式建築的二樓,拱型的深綠色窗優雅地向外推開,窗玻璃上的白色詩句應該是澳門詩人賀綾聲本人親自寫下的,確實的句子我已經忘了,大意是說:時間不夠了,從現在開始,就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戀愛......之類簡潔有力的詩句。書店其實也不大,仿石磁磚的地板,玻璃書架,美麗的窗邊有兩個小木桌可以喝咖啡。我在這裡買了食指的詩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