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4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發 ●隱匿

2006年9月1日: 離職了,回到家裡面對同樣失業的686。這是一個悲哀的場景嗎?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事實上不用上班我們兩人都很快樂。總之如此無所事事過了一天,晚上686突然說:「我們來開一家書店吧!」此情此景就像夏宇的詩句:「讓我們來做一件燦爛的事吧!」就像某種軟而不易消化的食物在我的耳朵裡被咀嚼,我必須承認我不怎麼反應得過來。但是之前也不是沒有想過這件事,有一度我們熱烈討論過在八里左岸開一家咖啡館的事情,我們興高采烈地羅列出開一家店可以做的許多事情,那個夢想的清單簡直沒完沒了。所以當我聽見這個夢想變成開書店的時候,其實也不驚訝,我心裡其實是認為開書店總比咖啡館適合我們,但是在構造我的那個龐大混亂的構造之中,總有一絲理智的存在吧,而那個存在當然也發出了警告意味濃厚的聲音,我想這應該表示我仍然是個正常人吧?我是嗎? ===== 2006年9月2日: 之前早已約好到我們新居拜訪的阿鈍迷些路依約到達。我們隨意地聊起這個夢想,意外的是,迷些路積極建議我們可以去永和新開幕的小小書房找那位先我們一步開店的可敬先驅。 一行四人受到小小書房老闆(娘?)沙沙貓極為誠摯的歡迎,經過她對於開店細節詳細的描述之後,我們原本模糊的夢想確實變得具體而清晰了許多。 ===== 2006年9月3日: 酷熱的禮拜天我們開車到屬意的地區隨意"考察"了一番,有幾個地點是我們最喜愛的,也有些地點是確實會有人潮的,我們在心裡摹畫出好幾張想像的藍圖,假如書店開在此地那麼將會是什麼樣的情景?我們或許將因此地理位置與風格而改變自己的作法到什麼地步?我想像在A地我們會否為了過多的遊客而苦惱?在B地我們或許每天在河岸邊榕樹下無聊地看河與水鳥終於很快地倒店?我也想像我每天在店裡觀察進門的人們的情景,我想像我走出門去張貼活動海報,還有我可能閃避許多奔跑的戲水兒童出門買兩個便當的情景...... ===== 2006年9月4日: 今天唯一的進度就是看了頂讓網,找到少數可以考慮的店面,再加上昨天在某個店面出租紅色紙條上抄來的一個電話號碼,我想或許明天就應該出門去找找看了吧。 ===== 2006年9月5日: 出門去看我們中意的兩家出租店面時,我不斷痛罵686不把地址抄下來就貿然前去察看的行為,我說:「到時候找不到你就完蛋了!」這是個充滿可能性的威脅,誰知結果還真的找不到!! 我滿腹牢騷,一直在瞪他,除此之外也無法做什麼。總之每次都是我氣得半死,他漫不在意,繼續快樂一如往常。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在喜愛的景點附近留連許久,每一個喜歡的店面都看了很久,並且假想將這裡原來的陳設盡皆替換,改成我們的,當然裡面的店員或者老闆也換成我們兩個,並為此無聊的行為而高興很久。 ===== 2006年9月6日: 之前當然不斷討論過許多書店的名字,卻一直未能想出兩人都很滿意的。一開始686說:「左八」,左岸八里的簡易植入法,我覺得好爛:「虧你還是個廣告文案呢!」他說:「那你想一個啊!」我說:「墓仔埔」,他幾乎口吐白沫:「虧你還是個詩人咧!」總之想了一堆爛名字,其中最好笑的是「書向海」,那是篡改自我們的朋友鯨向海,還有一個「狗吠書店」,當然竄改自我們的朋友吠,還有一個「月半書房」我問這是什麼意思? 他說月半者,胖也! 呃...想也知道這是篡改自他的身材。他又想了一個「間關書店」,我立即的聯想是:一間關掉的書店...... 唉,總之最後決定先以我想出來的「左邊書渡」暫名。 直到今天早上從廣告文案卸職幾個月無所事事的686先生終於石破天驚地想出了一個好名字:「有何BOOK」,我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幾乎連書店商標都浮現眼前。於是毫無異議地通過了。 有何BOOK, 有何不可? 晚上在MSN上和聊起這個名字,她也稱讚道真是不錯,而且「有河 book」是一語三關。我看著電腦螢幕上出現「有河 book」這名字,一時之間只覺得這個死吠真是好好笑喔,繼而再想了一下,才發覺既然預計是開在河岸邊,這個名字果然更好哇! 有河book,有何不可! 今天騎機車出門去仔細地沿八里左岸到處瞧了一遍,有幾個地點真是好透了!我看著眼前的河濱步道以及永不令人厭倦的河景,想像我是多麼願意守候於此地啊! 可恨的是,沒有一個點是可行的,不是太貴,就是房東一定要一二樓一起租,很明顯的,他們預設的對象是海鮮餐廳或者本錢很粗的咖啡廳吧。另外我最喜歡的點是一處民宅,那裡植滿了奇花異草,屋前有濃密的樹蔭覆蓋,蟲鳴與潮汐的聲音彷彿正編織著一個永恆的夢境,深色木板的單車步道極為舒適地通向遠方。我們恬不知恥地去詢問某一戶正在澆花的山羊鬍先生,他用一種客套然而桀傲不馴的口氣說:「不會租也不會賣的。」我想或許我稍微能夠體會他的心情吧? 當他們原本靜謐如桃花源的生活被步道上的人潮徹底打破了以後,你還能企求他應該感謝政府的德政嗎? 話雖如此,但因為這個地點是那麼那麼那麼地(瓊瑤附身)......符合我的幻想,導致我真想跪下來求他,我想跪下來求任何可能讓我實現願望的人就算他是渾蛋也好。 後來我們又前往淡水和關渡到處找了一通,其實也有不錯的店面,譬如真理大學附近,關渡玉女宮樓下,隔一條險象環生的馬路面對寬闊紅樹林河景......等等,但我還是最愛八里了。 ===== 2006年9月7日: 經過了一番實際的評估與考量之後,理性抬頭,我們終於放棄八里和關渡,下定決心要攻下淡水老街店面的二樓,因為以目前看來,那裡的人潮及房租似乎才能符合我們的需求,並且離夢想的距離似乎也不算太遠? 我們再去看了一次老街某處二樓的環境,和房東談了一下,她原本預設是要一、二樓一起出租,遇見我們只想租二樓的人,她感到很猶豫,無法決定要怎麼做。於是留下電話希望她能盡快給我們好消息。 晚上我們把商標和店裡面大致的陳設調性都決定了,只等房東的來電。秋雨淅瀝,逐步將秋天帶到我們身邊來。偶爾雲層盡皆散開,月光登堂入室,凌晨兩點左右,聽說是近年來最大的滿月偏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